好书阅读网 > 科幻灵异 > 山河盛宴文臻燕绥 > 第四百二十七章 令尊是谁?

第四百二十七章 令尊是谁?(第1/2页)

    中文便抱着随便儿进去,心想这孩子收拾干净了,如此玉雪可爱,殿下见了一定也是喜欢的。

    随便儿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,见了燕绥规规矩矩,毫无对他先前无理取闹的记恨,从中文怀里挣脱下地,摇摇摆摆给燕绥行了个礼,道“漂亮叔叔,我来给您送钱和药来。这位好心的叔叔收留我们住一夜,您不要责怪他啦。”说着还关切地看燕绥的脸,仿佛那里真有什么要紧的伤痕一般,“叔叔您的脸没事吧?”

    中文在一边替自己的主子脸红,奈何他主子不知道脸红为何物,放下手中药茶,看一眼随便儿,忽然道“莫欺老实人。”

    随便儿心中一跳,脸上笑嘻嘻一脸懵懂。

    中文一脸爱怜地看着他。哎,主子一向说一出是一出,难为这小子应对不出错。

    燕绥看一眼中文,懒得为这傻逼再费神。

    燕绥再开口时,随便儿便小心多了。燕绥问他“何方人氏?”

    随便儿“小子是湖州人啦。”

    他的湖州口音瞒不了人的。

    “如何流落至此?”

    “母亲改嫁,和兄弟姐妹们一起上京找爹咧。”

    中文诧异地看一眼殿下,实在不明白连自己的事情都不上心的殿下,怎么忽然突然对一个小流浪儿的身世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想想殿下忽然遭逢大变,心性有所变化也是正常。若是因此能多几分红尘在意,也不失一份幸运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中文心中苦笑一下,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实在荒唐。遭遇如此,只有更加冷清淡漠的份,哪里能更多红尘牵念呢。

    现在,也许,只有文大人和那不知男女的孩子,能让殿下在这薄凉世间继续苦撑下去了。

    中文知道文臻在怀孕生产期间颇多磨难,但对她能保住和殿下的孩子深信不疑。她如果保不住孩子,她就不是文大人了。

    他在心中一万次忠心祈祷,愿她们一切都好。

    她们是殿下最后的仗恃了。

    燕绥略略一停,心内也在笑自己的无稽,为什么心血来潮,忽然要问这个不相干的孩子不相干的问题,仅仅是因为那惊鸿一瞥恍惚熟悉的侧脸轮廓?

    一个娃娃,像文臻的娃娃脸,不很正常吗?

    但他最终还是继续问了,“令尊姓甚名谁?”

    中文又开始诧异殿下对这孩子的态度,仿若平等一般尊重。不似他自己,看娃娃一般哄着。

    随便儿态度此刻也是正经的,“家父姓黄,名三子。”

    燕绥顿了顿,慢慢放下了茶盏。

    他侧首看向窗外的侧影精致,却忽然令人觉得寂寥而凄清。

    他似乎失去了说话的兴致,半晌,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中文会意,赶紧小心地将随便儿带了出去。

    随便儿出去时,回头看了燕绥一眼,只觉得这一霎,这个对着窗外发呆的,一直看起来都很骄傲很神气的漂亮叔叔,此刻却好像有点可怜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在怀里掏了掏,摸出一块自己最喜欢的奶糕,悄悄放在窗台上。

    燕绥随即就躺下了,并没有去窗前。

    没多久,起了风,窗台上的奶糕没放稳,掉在了窗外。

    当晚,中文便和德语换班,自己在燕绥隔壁开了房间。晚上随便儿早早穿了一个红肚兜,越发衬得肌肤粉嫩雪白,像个瓷娃娃似的,在床上对着中文叔叔搔首弄姿,“叔叔,我睡觉很乖的哟。”

    中文“不乖也没关系,你尽管蹬,生气算我输!”

    “叔叔你真好!”

    好叔叔半夜睡成猪,在随便儿的安眠药照管下,估计被十头猪睡了都醒不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燕绥的房门,无声无息地开了。

    房门刚开一条缝,一把药粉已经洒了进来,当然是无色无味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片刻后,小小的影子闪入房中。

    冷月的光影照得房间半明半暗,随便儿看了看床上的燕绥,皱了皱鼻子。

    这人睡觉也这么笔直笔直的,乍一看,真像死了的。

    谁要当他的老婆可真倒霉,半夜一醒来还以为身边睡个僵尸呢。

    他只穿着软袜,行路无声,走了几步,看见燕绥放在被子外面的手,苍白的手腕,雪白的布条下隐约还可以看见狰狞的伤痕。

    果然是个有伤的。

    看在比较倒霉的份上,下手轻一点好了。

    随便儿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且大丈夫恩怨分明。

    被他讹诈都没计较,还给了一块奶糕,他居然敢把奶糕给扔了!

    不给你点教训,真当小爷好欺负的?

    随便儿没有靠近,站在离床半丈远的地方,看了一眼旁边桌几上的花瓶。

    瓶中插着一支老梅。

    他目光掠过,那梅枝忽然延长,伸展,向着床的方向延伸,枝上梅花一朵一朵次第开放,挤挤挨挨。

    最后那梅花一直长到了燕绥的床上!

    长度已经超过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