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书阅读网 > 其它小说 > 平凡苦难 > 第四十九章
    赵崇敏收到曾仕湖的信是在五天之后,拿到信之后,赵崇敏心里还甜滋滋的,心想这个仕湖哥哥还是很牵挂我,记得给我写信,只是看那寄信地址是从桂林市里寄来的,不知道这家伙搞什么鬼,跑去桂林市里干嘛呢?赵崇敏先不急拆信,想下班了回到宿舍后再拆开来读,这样晚上睡觉了可以有比较多的幻想和憧憬……

    “崇敏!你的仕湖哥哥又给你写信了呀!”

    秦洁茹和李秋菊、李冬梅两姐妹下班回到宿舍后,又拿赵崇敏打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!那又见不了面,两个人又都没,没办法煲电话粥,只能写写信咯!你以为像你和曾仕友呀!动不动就两个人出去开房……”赵崇敏嘴巴也不含糊,跟她们斗嘴打闹。

    “曾仕友就算和我不在一起,他也不会写信,你以为个个像你的“仕湖哥哥”那么有化呀!曾仕友要写个信估计写200字有100个错别字……”

    “洁茹!你觉得曾仕湖好呀!我还觉得曾仕友好呢!又敢抓蛇,打架又厉害,长得高高大大,又粗又壮,跟他一起走在大街上多有安全感啊!至于会不会写信,写错别字有什么关系呢?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曾仕友好!我又觉得曾仕湖好!要不,我们两个换一下,我把曾仕友转让给你,你把曾仕湖转让给我……”秦洁茹口无遮拦,像个疯丫头一样乱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啊,什么话都敢说,也不害羞……快点看你仕湖哥哥的信吧。”李秋菊见这两个丫头越说越疯,听不下去了,忍不住插嘴说这两个人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

    拆开信还不到五分钟,只见赵崇敏看了信后脸色大变,拿信纸的都发抖,终于没忍住,“哇”一声哭了出来,眼泪大滴大滴地落到信纸上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

    秦洁茹,李秋菊,李冬梅立即感觉到了不对劲,刚才还有说有笑的一个人,怎么会看到信后就立刻大哭起来呢?曾仕湖到底说了什么,哪怕是说分赵崇敏也不至于这样啊!

    “仕湖哥哥他……他……他不行了……”说罢赵崇敏就扑在秦洁茹身上,毫无掩饰地大哭起来……

    李秋菊拿过信纸,看了起来,看完之后也不禁脸色大变,心跳加快,不过她毕竟年纪要大那么一点,而且最主要的,她和曾仕湖关系也只是普通朋友。她理了理思绪,对赵崇敏说:

    “崇敏,先别着急哭!搞清楚情况先,曾仕湖也是说他住院而已,信还是他亲写的嘛!如果死了还能写信吗?你知道他们曾村谁家的电话号码吗?发生这么大的事,只要是曾村的人都会知道情况的,我们先打个电话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经李秋菊这么一说,赵崇敏也稍微冷静了一点,确实应该先了解清楚到底怎么回事,不过她还真不知道曾村任何一家人的电话。她想了想说: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林振云隔壁家有一部电话,我打电话给林振云吧,他排得近看看知不知道情况。”

    李秋菊很快就问隔壁宿舍的同事借了一部过来,林振云也很快接通了电话,话筒里传来了赵崇敏带着哭腔的声音:

    “喂!振云啊!我是赵崇敏。你听说了曾仕湖的事了吗?听说他得了重病去了桂林医院抢救,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啊!这么严重吗?我没听说哦!我这几天也没去曾村那边,天天呆家里,崇敏你先别着急哈!我打个电话到曾村那边帮你打听一下。你就这个号码对吧?我问完马上回你,你先挂,等我两分钟。”

    也就两分钟后,赵崇敏上的就响起来了,赵崇敏接通了电话,里面传来了林振云的声音:

    “喂!崇敏啊!我刚才问了一个曾村的朋友。他们说了,曾仕湖是清明节前两天去县里人民医院住的院,但是在县医院没好转,病情恶化。清明节晚上转院去桂林抢救,人暂时是没危险了,但不知道会不会是白血病,情况大概就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林振云口的“白血病”个字时,赵崇敏只觉得头脑嗡的响一下,两眼发黑,差不多站不稳,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扶着床头坐床上,强忍住哭,对林振云说:

    振云,那你知道曾仕湖是在桂林那家医院吗?我明天就请假去看他,看来仕湖哥哥真如他在信所说的,存亡不保,危在旦夕了……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崇敏!你别哭!别太着急哈!他们只是说有可能是那个病而已,送曾仕湖去医院那几个堂哥回来的时候还没确诊,但是现在肯定是确诊了,应该不会是那个病,只是消息还没传回来曾村而已。至于是在桂林哪个医院我那个朋友也不清楚。这样好吗?我明天就骑单车去曾村亲自问一下,看到底什么情况,明天你9点左右你再打这个电话给我就可以,我早上就去问了,得确切消息就在这电话这里等你打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谢谢你振云……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之后,赵崇敏坐床上倒是没哭出声了,只是眼泪却一直大滴大滴的顺着脸颊淌下来,她知道这个时候哭没有用,要恢复理智,理清头绪!她想努力让自己眼泪止住不再流,却怎么也止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,